不肯上学被姐教训

  我5岁开始上学前班,金土小学,距离大概800左右。学校门口有个用车装零食卖的小卖部,老板娘叫“乔奶奶”,听起来很亲切。买时候我老爸在金土当管区书记,为管区办办了不少实事,很多人都敬佩他,当然也就知道我是“书记儿子”,老爸是管区书记的名号让不少人都认识我,到我却很少知道他们姓甚名谁。

  我大姐是87年出生,二姐89年出生,而我却到95年才蹦了出来,大姐整整大我八岁。我读学前班时大姐已经快小学毕业。我每天偷懒着不上学,妈每天催着打着才肯上学,到学校就会假装肚子疼,到学校外面森林蹲坑半个小时,然后悄悄回家,或是出来撒泡尿就不见人影。一次约村里一个与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伙伴出来撒尿就回家了,后来直到现在盆友都在传说我骗他回家!

  大姐知道我经常逃学后,就很气愤!那时刚搬进新房子不久。她等妈妈下田干农活之后,就搜鞭子,把我关在房间里,用鞭子抽打,我记得那是苦的很厉害,她心疼,就停手了,便问我不去学校的缘由,突然,我答出了一句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想出来的话:“心念彭妹(彭妹是我母亲的姓名)”。她便停了手。闻声敢回来的妈妈才“救”我!

  从那次挨打之后,她便要我在学校的时候任何是都得先让她知道我才能去做,就连上厕所也是。记得有一次我真的要上厕所,便跑去她正在上课的教室门口告诉她,全班的笑了,包括老师。她点了点头我才敢去。搞得教过我姐的林君良老师教我的时候还记得这事!

今日诗词

作者信息